由于硬盘损坏,我们获取不到数据,给您带来不便请谅解
红苹果心情交流 www.tk1234.net 已经启用新版
以下是广告连接,与本站无关。
红苹果图库 百度
腾讯 新浪
软件下载 发发心水
心水发布 惠泽社群
主题 :多年后,我们可否单纯如初?
红苹果
级别: 管理员

楼主  红苹果 发表于: 2021-04-10 07:38
返回列表 | 返回首页 | 访问:

多年后,我们可否单纯如初?

  上次见到小丽,是在十一年前。

  那时候,我刚刚从医学院毕业,她也刚从师范学院毕业。那年,我们都没赶上好时机。前几届的师兄师姐们都是毕业后就顺利分配工作,家境好的甚至可以花钱分到前景可观的单位和部门。一年之差的我们却被硬生生的拦截在校园和单位之间,如同那个季节飘落的秋叶,孤零无助,读书时的满腔热血和壮志酬筹都一点点冷却下来。

  小丽到镇上的学校去做了一名代教老师。而我,因为爸妈的反对,只能呆在家里继续苦读令我昏昏欲睡的医学书籍。

  春天的时候,小丽邀我去田野里踏青。

  我们穿行于大片大片的花海间,粉嫩的桃花,灿烂的油菜花,洁白无瑕的梨花,还有路旁不知名的各色野花,波涛汹涌的扑向我们。我们手牵着手,一步一步的走在杂草丛生的田埂上,沉默不语。

  走累了,我们在小河边一棵柳树下席地而坐。河里的水很浅很清,阳光照在水上,荡起层层波光粼粼。

  小丽忽然问我,还记得我们初识的情景吗?

  我笑,怎能忘。数数手指,我们认识有七年之久了。

  小丽仰起脸,望着天空叹息,是啊,时间过得真快!记得我久闻你响当当的名字时,你恐怕从不知道世上有我这么个人吧?

  我知道小丽的言语里带着玩笑,并不介意。

  高中的时候,我们不在一个班。因为学习成绩好,乖巧,所有的代课老师几乎都很喜欢我,特别是我的班主任任,他带着我们一个年级三个班的英语,小丽算是我的同门姐妹。班主任给别的班上课的时候,常常抑制不住的夸奖自己的得意门生们如何刻苦用功,如何才思敏捷,而我就是他提及最多的门生之一。故此,在我认为自己勉强跟得上老师脚步的时候,很多同学已经通过我的班主任知道我是一班的“学霸”之一了。

  入学后不久的一次年级知识竞赛,验证了班主任绝非信口雌黄,他有足够的底气跟别人炫耀。我和另外两位同学忙着抢答,答必无误,所向披靡的时候,他在一边得意的眯着眼睛,肉笑皮不笑。那次竞赛同时也深深地震撼了其他几个班级,小丽就是被我震撼最剧烈的一个。听说,她在台下,近距离目睹了我从羞涩拘谨转到应对自如的全过程。

  第一次大考,班主任大跌眼镜。前四名皆被其他班掠走,而遥遥领先的就是小丽同学,那个沉默内向的女孩子。他最得意的门生--我,以八分之差被排到年级第五。

  班主任岂肯罢休,加大了对我的强化训练。其实,那时我对名次并不敏感,对从没听说过却忽然冒出来的小丽同学也没有太放在眼里。

  第二次大考,我从第五跃居第三,小丽同学仍然跻身首位。在以后的多次大考小考,我们的名次基本一直定在这样的格局。

  我开始尝试了解这个女孩。之前,因为竞赛我在年级里迅速蹿红,经常有不认识的同学跟我打招呼,我只是善意的笑笑,从没刻意记住过谁。注意到小丽,才隐约记得她曾经数次欢喜的叫出过我的名字。

  我们最初的交往,就是从见面可以叫出彼此的名字并问好开始的。

  高二的时候,我们一起参加学校组织的作文竞赛。在此之前,我也参加过一次,文章写得不错,但因为被语文年级组长黑,攻击我跑题,把我拽了下来,我的语文老师恨恨的替我愤然不平了很久。这次,我汲取上次的经验,紧扣主题,大侃特侃,结果很意外的获了个一等奖。而小丽,第一次参加这样的比赛,连前十都没进。

  领奖的时候,她专程翘课跑过来祝贺我。我们当时也不是特别熟,她温暖的握着我的手,说我文章真的写的很棒,她要向我学习。我顿时慌乱的无地自容,也感动的泪眼婆娑。

  后来,我们都分到了重点班,更离奇的是,我们竟然成了同桌。

  我们应该是属于班级里最要好的一对同桌了。班里都是尖子生,你追我赶的拼学习。下课的时候,有的同学连身子都不肯挪,压断板凳的做习题,背单词。我不知道小丽有没有暗暗把我当成假想敌,我有自知之明,从没想过去抢她第一的宝座。即使是我偶尔蹿上第二,我也知道,我与她还是有差距的。她擅长英语政治,死记硬背,而我则比较随意,拒绝死记硬背,除了数学和语文的单科成绩次次夺冠外,其他各科总是赶不上她的。我又比较懒,明明知道自己的不足,却不肯用功。

  我俩的体育都很差劲,每每难达及格。不下雨的时候,我们会在早自习前相邀到操场上跑步。两圈之后,我们的腿都像灌了铅似的,沉重迈不开,我们就互相拉着再走两圈,说些鼓励彼此的话。那年冬天,我的体质格外好,连感冒也避而远之。

  寒假的时候,我们弄来一些红纸,金粉,汽油,在小镇的热闹街道卖对联,三块钱一副。我俩的字都写得不赖,小丽写得更好一些,她写一会儿,我写一会儿,看的人络绎不绝,雨露文章网 买的人也啧啧赞叹。一周后,我们就攒足了第二年的资料费。剩余的钱我们去买了两件一模一样的橘色外套,以示纪念。

  我们穿着橘色外套出现在班里的时候,同学们都惊叹我们像是一对双胞胎。我们相视一笑,是呀,不知从何时起,我们好像一对亲姐妹了,一起读书上课,一起运动打球,一起吃饭睡觉。在那个如花的年纪里,不管是谁收到了情书,我们都会到无人的操场上分享,互相取笑。

  高考后,我们分道扬镳,我在东,她在西。

  我们的信件从没有中断过,每周一封,四年时间,我们写给对方的悄悄话足足有一大箱。每到周二,她的信会准时送到我手中,宿舍里的同学们都知道小丽,知道我们的故事,羡慕不已,为我有她这样的知己开心。

  我们背靠背坐在草地上,太阳透过柳枝洒到我们脸上,灼得我睁不开眼睛,河水静静地流淌,小虫不厌其烦的在面前飞来飞去。

  时间过得好快啊。我们以后还会这样要好吗?小丽问。

  当然!不管发生什么,也改变不了我们的友情。我肯定的回答她。

  我们回头相视一笑,放心的闭上眼睛享受春天的五彩缤纷。

  这个画面时常出现在我的脑海里,在我悲伤时,快乐时,迷茫无助时。可我和小丽,再也回不到十一年前那个美丽的春天了。

  毕业半年后,我们被通知参加考试。小丽考到了本县的一所学校,我为了摆脱父母,置气考到了另外一个遥远的城市。

  我们的联系变得断断续续。

  次年回家,母亲淡淡的说,小丽结婚了。我心里咯噔一下,怎么没告知我?母亲白我一眼,亏你们多年的好朋友,不亲自跟你说却托你表姐带话,当时你也因为男朋友跟你爸赌气着呢,你爸懒得管你们同学间的事。

  我去找小丽,她已经怀孕了,不像以前见到我那么随意,健谈,明显的客气里透露着生分疏远。

  我心疼的看着她,坐如针毡。

  此后,我也忙着恋爱,忙着事业,忙着家庭,我们便像从未曾出现在对方的生命里一样彻底失联了。

  午夜梦回,我清晰地看到两个女孩手拉手欢呼奔跑在一望无垠的葱茏草原上,长发飘扬,裙裾飞舞。

  那是我俩曾经共同的心愿。

  醒来,已是泪染衣衫,心痛如绞。

  小丽,如果重来,可否原谅我当年的不知情?可否原谅我敏感骄傲的心?可否原谅我这些年的刻意躲避?可否替我找回那个单纯如水的阳光女孩?

  我会一直等你的答案。



Copyright © 红苹果 www.391234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红苹果资料 版权所有